[日记/ Diary] 体检/ Physical Examination

发布于 2019-03-24  92 次阅读


2019年3月18日中午12点,珠江路金鹰旁边的Mr.Pizza里,我和对面坐着的两个素未相识的女生,三个人各自数着自己的脉搏。吃剩的意大利面旁边,是正在计时的iPhone。反正这一光景在外人看来很奇怪。

我知道有一位是我的学姐,另外一个是同届的,湖南大学的应届毕业生,她们报考的法本法学,我报考的是会计学。除此之外,我一概不知。


吃完晚饭之后,我只身来到安德门。因为之前收到了18号要体检的信息,担心在宿舍有可能失眠以致影响肝功能指标,我订了一晚外面的快捷酒店。之所以选择在安德门,是因为它是由10号线去往1号线的中转站;并且我在考研初试的时候尝到了一些甜头:当时选择了离仙林较远的明故宫站,虽然路程远了些,不过倒也幽静,环境也不错,也是我初试时能睡好的重要原因。

这是我第一次在地铁站外面看到安德门站。它立在地面上,1号线从上方驶过,把着急回家的白领们送到别的站点去。当然,它也送走和我一样出门在外的旅人。

往如家的路并不好走,狭窄、弯折而且颠簸,公交车和出租车艰难地挪动着,这时候反倒是我这样徒步的人比较有优势。路旁是江警的校区,但我并不知道他们在这里有一个校区。路上的学生并不多,只有寥寥几个比我稍微年长些的白领穿着的年轻人。整条路都在修整。路边坐着几位工人,大部分在玩手机,也有一个大叔在看报纸,反而显得跟其他人格格不入。

走在我前面高管似的大叔也许是到哪个公司出差的,跟我一样订了如家,他确认信息的时候没有一点多余的话,看起来十分疲惫。

当晚的大床房订完了,如家免费给我升级成了商务大床房,但其实并不大。洗完澡之后,我躺在床上没有一点要看书的意思,玩了会儿手机准备睡觉,只是心疼我自己把那么重的书包背来背去。

我睡觉之前看了一眼手机:3月17日21时3分。跟小嘟道完晚安之后就放下手机准备睡觉。耳塞忘在宿舍没有带,而这个房间又临街,往来的车辆和行人的喧嚣使我辗转反侧,心跳越来越快,也许是我失眠的前兆。起身喝了点水,坐了一会儿,之后难以置信地在喧嚣声中睡着了。

夜里醒过一次,可能是晚上喝了很多水,也曾担心自己起夜之后会不会失眠,不过从结果看来还好。


到南大鼓楼校区的时候是8点44分。没想到从学校出发的浩东竟然比我还先到,不过自己昨天至少睡了个好觉,房费花得还算值得。到校医院的时候,门口排队的人多到折返过来,排在队伍末尾,我放松下来,接连打了好几个哈欠。虽说晚上睡得不错,但毕竟在六点就醒了。早上在PPTV补完了这一轮西甲和上一轮欧冠的集锦,看到武磊加盟西班牙人之后的首败,觉得败给塞维利亚很不可思议。

排在我前面的两个人在讨论体检拿表的事,我也跟着凑了会热闹。偶然发现其中一人持着云城视觉给拍的证件照,一问果然南审的学长,报考的法本法学;另一人是外地的考生,报考软件工程专硕。一顿谈天说地的瞎扯之后也轮到我们体检了,抽血、血压、外科、内科、胸透,最后交表的时候唯独我被拦了下来,原因是血压计测出的心率达到了105,要留下重测。这是我第一次因为心率被拦下来重测,更奇葩的是那之后我每一次开始测心率的时候都会更紧张,测出的数据更高。

坐在医院的大厅里,旁边一位看起来很有精神的阿姨跟我聊天,她是陪女儿一起来参加入学体检,说她的女儿也测出过心跳过快,给出了“窦性心动过速”的体检报告。不过这一次她的体检很正常,在与我交谈不过10分钟之后就汇合走人了。

之前认识的学长在等我,浩东资格审查完了之后也来了校医院,然而值班医生的意思是让我睡个午觉之后再来测。我实在是不好意思让他们多等,浩东和学长先结伴回南审了。

学长走之前在和一个女生聊天,从他们的谈话中我得知这也是一位南审法学本科的学姐,今年辞职考研,也是因为心动过速而被留了下来。和她在一起的还有一个法学考生,是来自湖南大学的,学姐的个子很高,那个女生在她面前显得很小巧。

午睡是没办法午睡的,但是也得先把肚子填饱。浩东他们回去之后就只剩下我们三个人,先漫无目的地在初春的珠江路走了一会儿,乍暖还寒的春天里,我的心跳比早上缓了不少,但是她们的情况好像并没有什么改观。

最终是学姐请客吃了一顿西餐。我们两个应届生狼吞虎咽地吃完了意大利肉酱面。但是学姐似乎并不喜欢西红柿,我也是第一次看到除了徐涛老师以外还有不喜欢吃番茄的人。

下午再去测的时候,她们在医生办公室里歇了很久,心率下降了不少,但其实还是超标的。医生安慰她们这项指标并不会影响录取。下午三点五十分,我终于又回到了珠江路地铁站,坐上了回学校的地铁。


学姐只坐了一站地铁,到安德门就下了。另一个同学坐的是和我们方向相反的列车。

到了安德门转10号线之后,我终于找到了可以坐下的空座。这一天过得很长,发生的事很多,很新奇,但是我没法按我脑中的意思一一记录下来。我同许多人谈话,和他们交流、聊天,但我并不知道他们的名字,我也不想去知道他们的名字。其中有一点不好意思去问的感觉,但更多的原因是我觉得那样不太好。我相信言灵的说法自有其道理,等到我们有缘的时候自然会相见。

今天初识的学长学姐以及同届的女生都是法本法学,我希望他们都能考上。另一个男生和浩东学的都是软件工程,我也希望他们都可以上岸。当然,我也特别希望自己的付出可以有一个好的回报。

不过,世事肯定不会总如人愿。我自己在复试中表现很差劲,听闻浩东专业遭遇了不公正待遇,感觉也有点悬。可是我什么也不能做,所以我不立Flag,一切交给时间。

不管结果如何,我都会分外怀念这一天,怀念我和各种各样的人们脸上的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