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审日记 一

发布于 2018-01-04  115 次阅读


2018年1月4日

气象局早早发了暴雪黄色预警,但是我却没有料到雪会这么大,泽园的路上、台阶上铺满了厚厚一层。

七点半的时候锭锭出门考试,说了句雪很大,当时我还没有在意,躺了会才起床,弄弄这个博客的主题,鼓捣了半天还是用回了这个,感觉有点浪费时间。

出门的时候还好穿了鞋套,但是到敏达还是花了很长时间,结果敏达还在考试,去了图书馆。机房没有开门,我少有地选了书库的座位。

中午的雪还是没有变小的迹象,取消了去润园吃饭的打算,和小嘟在哈姆特(我爱茫茫)草草地吃了些,准备下午的高财考试。

吃饭太早,在机房门口吹了一个小时的风。又遇到一个我行我素的监考老师,非要无视机号重排座位,其他两个监考老师也很无奈,整个考场里的心情都不太好。

高财早早地考完,难度一般,但自己估计也不一定能考好。中午把鞋套给了小嘟,冒着雨踩着雪到了图书馆,机房还能用,待了一会儿。

暴雪警报已经升级成了红色,小心翼翼走路却还是弄湿了脚尖,小嘟的考试是三点半开始,离去接她一起吃饭还有一段时间,先写下第一篇南审日记吧。

雪越来越大,积雪越来越厚,想到母上身体不佳,昨天打电话时说仍旧在挂水,今天却冒雪去上班。心理很不是滋味。希望能早点考完回家,也能稍微分担一点家务,有个照应也好。


2018年1月6日

离写完上一篇日记才两天,我不想再开一篇《南审日记 二》,就直接接在这一篇里面写吧。

前天考完高财之后突然感觉有点放松,休息了一晚上,但是昨天还是继续看了些书。小嘟晚上回去的早,我也比往常提前了一个小时回宿舍。在宿舍和覃哥他们打了几局微信的《王者荣耀》,不知胜了六局还是七局,反正头疼的要死,但是也没能早点睡,还是十二点关灯,熬到了一点才睡,导致今天起床的时候还是昏昏沉沉。

网上贾乃亮被绿的消息还在发酵,微信的跳一跳也还在疯传。除了偶尔听到身边的人在讨论这些之外,我对时下的新鲜事没有半点感觉。完全被公司战略和管理会计压在心头,感觉有些郁闷。

中午吃完饭后看见了超市门口橘色的猫,没有见到灰的那只,橘猫朝着小嘟渴求似的叫着,我们就分了它一点火腿肠,但是它却没有直接吃掉,反而是叼着那小小的一块(应该只够它一两口的一小块)跑着去找那只灰色的猫——虽然我没有见到那只灰猫,但是我感觉事实应当如此,很是感动。

手机里还保存着这一张图片,不知为什么,总觉得很有爱。橘猫总是在小窝的旁边守着,把温暖的猫舍守护好,让它心爱的灰猫安详地缩在里面,与沁园那两只比起来,可能这就是真爱吧。

而我的时间也不允许我去多想,径直去敏达,埋头在接下来的复习当中。

晚上回来的时候舍友仍在游戏,目测还是不能早睡,干脆用这个时间写下这篇不明所以的日记。


2018年1月11日

今天是回家的日子。

其实前天晚上就考完了,说来也好笑,那天晚上的考试开考5分钟我就写完出了考场,在群里面吹吹牛逼,走到竟南楼下的时候忽然发现没有签到,赶快回到考场,老师说“还好你回来了”,就这样我又在那里等了半小时。

从大一下学期的时候,我就发现“早起早睡宿舍”真的是坑,除了三号房以外,没有谁是早睡早起的人。我有时常常想,高中时候的同桌真的是冷静+高瞻远瞩,冷静是她承受了我高三一年的聒噪,高瞻远瞩是两句话,“我宁愿复读一年也不毁掉四年”,“你现在身边都是些什么人,你不要和身边的人一样”。

大一的管理学老师王钦跟我说“大学四年最重要的事就是千万不要经常窝在宿舍,别动不动就看电影玩游戏”。遗憾的是,等我回想他们的话时,我已经大三。

我一向是个睡眠不佳的人,有的时候真的羡慕一躺下就能睡着的人,当然也受不了晚关灯晚睡还有噪音,犹记得当初玩王者荣耀的初衷是“这傻逼太吵了,开黑比他更吵就行了”。

昨晚很困,想早睡,结果又是熬到十一点,还是我亲自下去关的灯。今早五点又被舍友吵醒了,一直没睡,又发现他走的时候根本没有关门,除了服气我还能说什么呢。

知乎上一位南审的前辈说“人总是倾向于把成功归因于自己,把失败归因于环境”,这确实有道理,南审再垃圾,管理层再烂,如果自己连努力一下都没能做到,就不能把南审当做自己碌碌无为的借口,毕竟这个学校里面,还是有不甘于平庸的人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