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刀流

发布于 27 天前  95 次阅读


今天再度查看百科的时候,我才发现,原来小说已经连载了十年。改编的同名动漫,也已经播出七年了。这七年来,我成长了许多,也失去了许多。

不算小时候看过的动画片,也不算初中看过的《游戏王》和《死神》,使我入宅的大概是辉哥推荐给我看的《Fate Stay Night》。当然,我是2012年上的高中,2012年寒假接触的动漫,所以看的是初版的Fate,但当时已经给了我十足的震撼。正式喜欢上看动漫还是在2013年的夏天,除了作业和踢球,都在二次元里面度过。买了新电脑的我,连Dota和CF也没有多玩几局,一直在不同的网站搜索“好看的动漫”,然后去什么版权也不管的“暴风影音”,把一整季都下载下来,吹着空调、吃着炒冰,观赏“那个世界”;或是下载到手机上,躺在床上慢慢享受这段时光。现在想来,我厚重的黑眼圈,阳光下难以睁开的双眼,也许正是拜那个时候所赐呢。

有一部分人是自然入宅,但更多的是被人传教的。辉哥推荐我看Fate,房宸忽悠我看后宫肉番,让我逛琉璃神社,我又把房宸推荐的《天降之物》安利给小雨,二次元的种子就这样在周围播撒开来。但The Seed的生根发芽,还得靠人心自有的沃土。如果不是发自内心的喜欢动漫,大概会对所有的传教无动于衷,但一旦接受了“二次元”的美好,便会自己向那个世界张开双臂。

为什么,会一发不可收拾呢。

看完Fate的时候,我久久不能平静下来,一边幻想着自己是纹着令咒的Master,想要御使Archer或者Saber;一边惋惜圣杯战争的终了,使时代的英雄灰飞烟灭。那种无法抽离的感觉,比我有史以来看过的所有电视剧、所有小说、所有电影都要深刻。闭上双眼也无法隔绝屏幕中的刀光剑影,也没法忘记主角的温柔,心中郁结许久不能化解,没有实感的痛楚,仿佛失恋,又像是迷路在深林和陌海。

应该很多人都跟我有同感吧。

知乎上有人这么答道:“因为你早已融入那个世界,所有的场景和人物都像是朝夕相处的旧友,哪有和朋友道别而不失落的呢?”这真是戳中了我的心坎。

但这种痛楚是有办法抹平的,那就是去找另外一部出色的动漫,再投身进去徜徉一番。天下的漫友,大概有一半都是如此不能自拔的吧!

这样,在我的不断开拓中,番剧越看越多,越看越广,在我自认为已经片荒,再没有寄托心灵的乐土时,我终于发现了对我影响最深最远的动漫。

——《刀剑神域》,或者说,Sword Art Online。

我原本非常拒绝这类着重描述游戏的番剧,但VRMMO的设定还是深深打动了我。看到第一集后半整个游戏世界封锁住游戏玩家,所有人的游戏角色都变成真人时,原本毫无波澜的我,内心突然有种无法言喻的震撼。24集,说长不长,说短不短,从头看到尾,一气呵成。看刀剑神域给我带来的满足感,以及看完之后的失落感,比房宸推荐给我的《零之使魔》还要强烈得多。

第一季的24集,虽然都很精彩,但最吸引我的还是只有那么几集,也就是亚丝娜出场的中间几集,特别是主角二人从前线攻略组请假回低层,在林间木屋休假的日子,简直是那个时候,甚至可以说是直到现在,我内心的神往。还有就是桐人装备双剑,使出二刀流技能“星爆气流斩”的那个瞬间,给我的印象甚至比Fate里面的任何情节都要深刻。

看完第一季的时候,PPSSPP模拟器已经十分成熟,我的电脑完全可以带动《刀剑神域无限瞬间》,它也理所当然地成为除了《寄生前夜第三次生日》以外我玩过最多的PSP游戏。我电脑中的桐人,也正是我心中的那个,使用两把单手剑,攻略艾恩葛朗特,深爱着亚丝娜的黑色剑士

相信这也是大部分《刀剑神域》的读者或观众的实感吧。在千千万万的粉丝心中,十有八九都认同亚丝娜是桐人的官配,也十有八九都认为二刀流是桐姥爷的标准配置。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。

其实除了艾恩葛朗特篇和圣母圣咏篇,后面的主角几乎都不是明日奈。ALO的直叶、GGO的诗乃,以及后来Underworld的爱丽丝,都是极具人气的角色,可我永远都觉得,桐人就是应该和她在一起,这种执念,让我久久不能释怀。

看完《真月谭月姬》之后,我与辉哥争辩游戏远远胜于改编的动漫,辉哥觉得动漫做得也好,说道:“大概是先入为主的原因吧。”

“先出现的是主角”,是大部分动漫的铁律。最先定下的主角的设定,也最容易被粉丝们接受并熟记。就像“闪光的亚丝娜”和“黑色剑士/Beater”桐人是官配这个设定,永远烙在大部分观众心中一样,没有人怀疑过桐姥爷是拯救世界的英雄,也没有人想象过桐人装备着一把武士刀或者巨斧,他的武器永远是单手剑,他的必杀技永远是二刀流。“先入为主”指引着许多人,也束缚着许多人,很多最先看GGO的人都在支持诗乃还是支持亚丝娜的选择中踌躇,当然也有倾向于后宫的观众。不过对我来说,先看什么并没有什么区别,因为这种先后顺序,以及先入为主的观念,不会动摇桐姥爷和亚总在我心中的地位。

为什么会这么执着?

因为感动。

在死亡游戏中相互扶持,突破系统的封禁,解救被囚的恋人,还能慨然面对险些杀死自己的游戏,一次又一次化险为夷,千万名观众就这样见证着两人的爱情,希望他们修成正果。没有人不希望自己能够拥有桐人的力量和际遇,希望手中能有阐释者这样的剑,也希望自己的生命中能有亚丝娜这样的真命。

动漫放到第三季的时候,桐人被送入了Underworld,亚丝娜在现实世界中守护桐人,两人的处境简直是ALO中的对调。弹幕在调侃“亚总要坚强”的同时,也在不断地期待这位“闪光的细剑”能够进入这个世界,陪伴在桐人身边。而在桐人面对劲敌的时候,所有的弹幕都在呼唤着“阐释者”和“二刀流”。我想这份感动不仅属于我,也属于所有看Aliciation和刀剑神域的大家。

Aliciation上篇更新完毕,已经到了2019年暑假。其实这根本不能算是暑假,因为我已经回不去本科的大学,下半年要开始读研。不知道房宸和辉哥的去向如何,反正小雨已经参加了工作,尽管还能与他隔空讨论刀剑神域,但我明白真正的学生时代已经结束,我再也没有无忧无虑的夏天了。

四年来,我荒废了不少时光,但也留下了不少记忆。在喧嚣之后还能伴我左右的小嘟,是我这几年来最有幸得到的珍宝。虽惭愧不能自比成桐人与亚丝娜的旷世之恋,但倒也相互扶持过完了这个令人一头雾水的大学生涯。我虽怀着和她携手并肩迎战人生的想法,但最近总又生出许多的不自信。

我缺一把阐释者,我缺自己的二刀流。

考研期间,我总用“这是在投资自己”来麻痹神经,但这招在复习CPA的时候全然不起作用。我越来越无法无视自己逐渐增长的年龄,无法不顾自己“无业游民”的身份去投身学习。“是不是去工作比较好呢”这样的想法愈发频繁地在我脑中出现。只靠学习无法抹平这样的无力感,沉迷动漫又更加像是在我的伤口撒盐,这样的感觉真的很不好。

只从朋友圈来看,参加工作的同学们过得总体上还算不错。虽然各自之间不可避免地有些差距,但总归找到了生活的目标。反观我自己,虽然凭着一点运气考进了985高校继续读书,过得却不如大部分人有目标,似乎是要延续浑浑噩噩的大学四年。读研的专业同本科并没有什么变化,却陌生得吓人,这使我更加没有精神,越发怀疑我当初转专业的选择。

动漫和小说中,桐人从艾恩葛朗特回到现实之后,投身研究机械电子学,延续了自己小时候的梦想。我小时候的梦想是什么呢?我不知道,我不记得,只记得几乎所有人都说想要成为“科学家”,但那个所谓的“科学家”到底是什么呢。

我实在是想不出来,不敢去想,也不愿意去想。我觉得生活实在是糟糕透顶,但又打不破这一成不变的生活。

前几天我偷了个懒,没有去图书馆,在家看完了一直放着没看的刀剑神域Aliciation,还特地为这部番开了大会员。青春时代的感动一下子涌上心头,虽然还是没能找到自己目前的人生目标,但莫名其妙觉得安心了许多。也许我暂时还离不开二次元,但这份感动至少还能支撑我暂时不必崩溃。桐姥爷的二刀流,暂且借我一用吧。

真是太美好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