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审日记 黑英俊

发布于 2019-01-04  90 次阅读


老白,还活着,太好了!

黑英俊呢?在那里,好好的呢,像呆了一样,懒懒的。

这几乎是我每天必说的,比讨论任何题目、看任何书籍、玩任何游戏,都要多。


黑英俊是一只猫。


2018.12.25下午.黑英俊在车上

“黑英俊”这个名字不是一直就有的,是这学期小嘟的好朋友给取的,好像是因为原本惊艳于它宽阔的脊背,却又被它的丑脸给萌到,就有了“黑英俊”这样一个名字。

我也不是从一开始就注意到它的,最初还常常把它和一只特别厉害的兄弟(抓鱼、玩蛇、吃鸟样样精通)给搞混了,后来我发现它们的鼻子花纹是对称的。

黑英俊的兄弟

其实,黑英俊也不是一直就在泽园,最初也是在竟北诞生,几乎与我同时落地南审校园,至今已经有三年多了吧。它,和它的兄弟姐妹们,在长到一两岁之后,就离开了成长的地方,分别到各个园扎根,黑英俊就在这时到了泽园。

它常蹲在新铺的小路的这头,是从超市出来到图书馆的必经之路。运气好的时候,可以收到许多学生的投喂,饿的时候就去翻早上刚收的垃圾袋。

2018年12月,黑英俊和它老婆蹲在纸盒上

黑英俊和老白(被有些同学称为鲍勃,我常说它是一只行将就木的老猫),是我特别喜欢的两只肥猫,虽然坡上的橘灰兄弟也很惹人喜爱,但还是无法取代这两只在我心中的地位。每次在泽园吃完饭,或者夜里回宿舍的路上,我都会担心老白能否撑过这个冬天,也好奇黑英俊去了何方。每当天空放晴,慵懒的午后,都能看见他们安静地蹲在泽园的路上,眯着眼睛,什么也不去想,我这时也轻松无比,仿佛一切烦恼都未曾动我分毫。

2018年5月,雨后,黑英俊睡在超市门口

与橘灰兄弟不同,黑英俊他俩最让我喜欢的地方,在于慵懒且淡定。每次轻抚他们的毛发,他俩都会主动凑过来换姿势,完全没有其他猫怕生的感觉。于是每次用手触碰到那柔软的脖颈,都仿佛被羽绒包裹,连心都温暖了起来。

老白惹人喜爱的地方在于它的大,粗壮的四肢,迟缓的行动,以及懒出反差萌的感觉;黑英俊则在于丑。他丑,萌丑,丑萌;甚至我觉得他们一家三只猫都很丑。但这种丑却让人无法抗拒,我每每惊奇于他们出奇一致的鼻子,那灰色/白色的一点,好像是美术大师的手笔,落出点睛的感觉。

2019年1月,黑英俊一家三猫

黑英俊不仅丑萌,而且极淡定,仿佛是在节省每一点能量。他时常不动声色的蹲着,就算其他猫再怎么逗,都岿然不动。他宽阔的后背和柔软的毛发,就成了泽园路上最抚慰人心的柔软。

2018年6月,期末,天很热,黑英俊和他老婆都在睡觉

忽然回想起来,小时候,我也有一只最爱的黑猫,它是我父母最爱的白猫的孩子。那一黑一白,真像泽园这两只猫啊。

大四少有竟北的课,很少经过那里了。有次去沁园吃饭的时候路过黑英俊诞生的地方,那里已经有了另一批小猫。也许他们会成为下一个黑英俊,给下一批学生的心灵增添柔软吧。

2018年10月,黑英俊在打哈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