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四

发布于 2019-02-10  164 次阅读


在我大一那年,B站的考核题目还是有点难的,我还是拜托的赵芸漳帮我完成的会员注册。也是那一年,我发现B站有拜年祭,拜年祭上有V家曲,从那时起,我便深陷虚拟歌姬和古风歌曲不能自拔;其实准确的说,不只是古风歌曲,只要是带有动漫PV的,都对我有种神秘的吸引力。那年的《九九八十一》、前一年的《权御天下》,以及后来的《万神纪》,尤其是《万神纪》,每次听到那熟悉的旋律,我都会心潮澎湃,似有热泪在眼眶氤氲。

“饮罢乾坤喉头仍有热气”、“遁入传奇作一番荒唐”,这样的词在我脑中不断地回响,那一整年,我在独自行路时都会默默地哼上一段,仿佛脚步都会变得轻盈,像是踏着神话中的轻云飞快地到达目的地。可惜,2018年的拜年祭V家曲并没有给我多大的感动,甚至不如拜年祭之后投稿的《绝龙岭》。但是2019年,拜年祭的V家回来了。

“若非冠世一战,后人何处听传说。”

这一年,这一曲,热血澎湃,荡气回肠,可以说满足了千千万万歌迷和武侠迷的心愿,也给金庸先生的作品作了一次最宏大、最走心的宣传。

最让我热泪盈眶的,是它唱出了许多人的青春。

很惭愧,其实我并没有读过金庸先生的任何一本小说;除了金庸先生的籍贯和本名之外,我也再无了解过他的生平。但是,这并不妨碍我作为一个90后成为他的粉丝,成为武侠小说(改编的电视)的受众之一。“飞雪连天射白鹿,笑书神侠倚碧鸳。”再加上《越女剑》,这15部小说,是我父亲那一代人的青春;它们改编而成的影视作品,则是我们这一代人的青春。

“狭路相逢,离离分分,游丝难织就双飞燕”,令我欣慰且惊诧的是,即便不看那精致的PV,我也能清晰地具现出杨过和小龙女这对痴缠眷侣所受的世间磨难,以及他们久磨不灭、历久弥新的爱情。在听到“冠世侠者,先天下之忧”时,我仍能为《射雕英雄传》中,郭靖黄蓉镇守襄阳附身家国的大义所动容。

“纵使我双掌倚天,苍龙伏获,奈何降不住这人心如魔……”

“内力将乾坤腾挪 轻功点水上烟波……”

“所幸敝屣荣华且把酒 风雨偏洗岳阳楼……”

我很庆幸,他们不曾走远。我又很哀伤,射雕三部曲也好,《猪猪侠》也好,我的青春年少,我无忧无虑的那一段童年,再也无法回来了。

这个寒假,偶然发现《鲁邦三世》在2015和2018年更新了第四季和第五季新番,并且都是24集的半年番,立即兴奋地补完。看完之后又意犹未尽地去看几十年来的剧场版。我惊讶又遗憾地发现,我竟然还能记得剧场版中很多绝妙的需要解谜的情节。由衷地发出了饱含深意的感慨:

原来,我以前看过这部呀。

初三升高中那年,2012年的暑假,我在我的第一部智能机上下载了许多《名侦探柯南》的TV动漫,那几年,我印象中是从500集到700集都一集不落地看了。当然,十几年的电影版也没有错过。看到2009年与《鲁邦三世》联动的电影之后,我又去看了《鲁邦三世》的十几部电影,当时给我的印象并不深,因为对我来说,只不过是柯南的附属品罢了,可是这个寒假我再看《鲁邦三世》时,再也无法把它当做柯南的附属品了。

是因为我补完了TV版的《鲁邦三世》了嘛?还是说因为我再也受不了柯南那画风了?

老实说,其实我也不知道具体的原因,但有一点明确的是:我变了。我比以前成熟,也比以前脆弱;我想要更多地激情,更多地挑战,但是我也更害怕改变、更害怕失去。

七年前,B站还不是那么火,《鲁邦三世》的资源,我也不记得是在哪个网站上找的,至少我看那个电影的那个时候还没有“弹幕”这一说,当然也就少了很多乐趣,这一遗憾,因为B站的出现而慢慢地补全,却又因为B站的成长而慢慢地变质。

不对,不是因为B站的成长,而是因为我们的成长。B站还是十年前的B站、我们还是十年前的我们吗?当然不是。十年前的那帮小子,已经长大成人,十年后又涌入了一帮新的小子。三年一代沟,在信息时代,可以说是一年一代沟。价值观的差异使得“B站低龄化”和“反90后”分化成两派,所幸这并不是很严重,至少在所有带弹幕功能的流媒体中,B站可以说是弹幕智商最高的了。

话说回来,我在重温动画电影的时候,看到了这一条弹幕:“为什么说基德(柯南中人物)是‘平成年代’的亚森罗宾,而不说成是‘日本’的亚森罗宾,是因为有鲁邦三世”,可想而知,后面当然吵的不可开交,但这句话深深触动了我,使我更想去深入了解鲁邦三世。

如果说柯南兼顾了孩子的智慧和精湛的推理,那么鲁邦三世则完全是男人的冒险和浪漫。 50年来,许许多多导演都努力去树立这一位“日本的亚森罗宾”,其中甚至还有为绿鲁邦导演了《卡斯特罗城》的宫崎骏。此外,我还发现,有一款FC游戏也是由《鲁邦三世》改编的,而且我曾经竟然还玩过这款游戏;当然,我印象最深的游戏只有我反复玩的和通关过的那寥寥几款,所以对《鲁邦三世》的游戏印象并不深,但这却解释了我第一眼看见次元大介的那种亲切和怀念的感觉。

我很庆幸,我的童年,我的青春,是连结在一起的,通过这些电影、动画、小说和游戏,紧紧连结在一起。

我很庆幸,互联网的发展,并没有吞噬我们。相反,它给我们提供了便利。我可以不断去追溯失去的记忆,去回味童年的快乐。

我在逐渐告别我的童年,也在逐渐形成新的自己,很迷茫,也很艰辛,快要坚持不住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