路人女主

发布于 2019-07-19  160 次阅读


暑假过了一半,CPA的复习仍旧没有什么进展,我还是浑浑噩噩慢慢悠悠地推动着进度。照这个进度下去,别说是四门了,就连过两门都有点悬。

嘛,船到桥头自然直,先就这么复习着吧。

毕业一个月以来,也许是时间还不够久吧,至今都没有怎么怀念过母校,只是偶尔会想起从北江豪庭走回到学校大门口的情形,心里总有点怅然若失,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也变得多愁善感起来。也许我一直这么容易陷入到悲伤之中?

这几周以来,我的睡眠质量每况愈下,常常在深夜惊醒,已经许久没有做过一个好梦,更别说无梦的酣睡了。更令我奇怪的是,我经常能回忆起很久没有任何交流的老同学,尽管那只是我梦中的幻影,但也算是跟他们在那个次元里打过了个照面。

尽管学习税法和会计已经把我压得喘不过气来,我还是会不断地压榨出时间去看动漫。实际上,准确地说,我是在看动漫的间隙中才抽出时间来学习。我经常自责,也许沉迷动漫和游戏是使我变得不善言辞的元凶,也是使我睥睨他人,对身边许多有趣的事情失去兴趣的罪魁祸首,更是使我变得无法集中精神的根本原因。我也几度下定决心要从死宅的世界中毕业,直面自己应当承担的责任,成为一个敢于面对现实的当代大学生。

但是,现在的我,实在是做不到啊。

就算在学校的时候再怎么摆脱动漫,再怎么暗示自己已经从二次元毕业,一旦回到家里卸下所有包袱,立马又会变成那个沉浸到“那个世界”去寻找慰藉的小孩。

我有时觉得,就算平时不怎么看动漫的我,其实比Ame、Shin,甚至是Kisan还要宅得多、脆弱得多。每次醉心于某一动漫时,我都会被“它”本身所吸引,被那个世界吸引,厘不清次元的差距。所以我不会像Shin那样能够从番剧中立即抽身出来,也不能够像Ame和Kisan那样给番剧做出客观地评价。因为在看动漫的时候,我便已经化身在那个次元。

这个暑假,复习才完成了差不多15%,我却已经看了十几部动漫,不过这里面大部分都是重温的罢了。但是有一部还是令我难以释怀。

——《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》

当然了,我不是Shin,不会因为这是部后宫动漫就无脑推,也不会因为有卖肉嫌疑就会高潮。抛开松冈这个后宫王的配音不谈,这里面还有让我特别着迷的女主角,就是加藤惠,也被广大网友戏称为圣人。简单地说,就是一个存在感十分薄弱的女主角,不太会拒绝人,又很温柔,很可靠的类型。

大二的时候,我以班级第二的成绩转到会计3班,完全没有朋友,也没有几个认识的人。开班会的时候就一个人傻傻地坐在后排,看着几位同学竞争班委。其实我完全没有兴趣,也没有打算融入这个班,只想默默地过完这几年大学,然后乖乖巧巧地当个社畜。每次下课我都会直接一个人先走,直接和小嘟汇合去吃饭。

和Baku成为朋友的契机,是他的旁边总会多出一个位置。他每次占一个三人桌,给Yuu留一个位置,然后我都会问一句“旁边有人吗”,得到允许之后就理所当然地坐下。后来Yuu不怎么来上课了,那个位置就变成Baku以前的朋友Kida的专座,据说她是转ACCA之后受不了那里的教学环境,又转回会计班的。

其实,在这个班上我还是有认识的人的,她就是朱育仪番号版的团支书,U,然后藉着她我又认识了Haru,跟我女朋友小嘟的名字很像。这几个人,就是我在班上有过最多交流的同学了。这之后,这几年所有的课程里,我都有和他们之间的一个或者几个人组队,这个配置也是专业课和基础通识课占座的标配。

我有时会想,自己如果一直是独来独往,在这个班上没有任何熟悉的人,那样确实很酷,不过也太寂寞了。还好有这么一群人,能够让我在这个陌生的班级里渐渐的适应下来。

我们5人聚的最齐的一次,就是模拟运营公司的那节财务决策的实践课,也是把公司弄得倒闭的那节课。作为财务经理的Baku迟迟不敢点击“下一天”,我们就这样混到了最后一节课,好歹还是个中间的名次,不至于太难看。

拍毕业照的那天,“博文电器股份有限公司”运营团队留下了唯一一张合照。

毕业典礼的时候,Kida问我:

“我以前一直没问,你女朋友是哪个班的?”

“投资3班。”

“啊?我靠,我一直以为你女朋友是我们班的Uro。”

我和Baku都笑了。

“因为,你看啊,你们头像都是动漫的那种,我一直以为是情头。”

“不要以为全天下所有的动漫头像都是情头啊!”我和Baku异口同声。

Uro是我们班大二时的班委,那时还是长发,但我那时对她的印象也只有那么一丁点。她说话语气总是很轻,也基本不给人添麻烦,怎么说呢,就像是“加藤惠”的感觉呢。

我认识她的契机,也正是“加藤惠”。

某天她因为班委的工作在QQ上找我聊了几句,正事说完之后,我突然问了一句“你的头像,是《路人女主》的惠吗?”也许她没有料到这样冷不防的发问,只是说她没有看过那部动漫,看得最多的也就是《日常》那样的番,这个头像,只是因为可爱就用了。现在想起来,那是我几年来唯一一次跟她聊天,上下滚动来看也超不过10条。

这之后的交集少之又少,再次见她,是有几次我跟Baku找不到座位的时候坐在她的旁边,还有就是有那么一两节课跟我和Baku一起做课题。接触最多的一次,也只是U拉我做企业价值创造大赛,偶尔和她做了一天的实战项目,虽然已经提前演练了,可还是只拿到了中间的名次。这个时候她已经变成短发,这也是我第一次发现她变成了短发。

我有时也会跟我的舍友们提起,我班上有个名字很好听的女生,叫Uro。这时候也只有覃覃会回应我。之前我说起Aki或是Ine这样的名字的时候,也是覃覃会有所回应。

不过,这就是我所记得的能算是与她有过的全部交集了,可能全部的时间加起来还没有吃一顿饭,或是坐一段地铁那么长。所以我和Baku对Kida那样的误解还是很意外的。

不过有些时候我还是觉得我跟她有许多相似之处。不光是和她,还有班上另外一个同学,一个我更少交流的男生,Hikari,很像,有些时候我甚至以为他们是情侣。我经常能看见他在教室外面认真地背着日语单字,也听闻Uro报了培训班。在欣慰、激动的同时,我更感到惭愧。高中毕业立志自学日语的我,到如今连五十音图都背不全,实在是有愧于“宅”的身份。

虽然对他们不甚了解,但我隐约能感觉到我们三人有着共同点,只是我无法用言语来表达。

是学习日语的热情吗?也许是,但我的热情早就消退了。

是在大学遇见喜欢动漫的同志的激动吗?也不能说是喜欢动漫吧。

我之前觉得,如果我没遇见Baku的话,我可能会在这个班上一直独来独往下去。一个人坐在最后一排,组队时剩下来给人家挑。然后我就会想,如果他们没有遇到那些好朋友,是不是会和我一样一直独来独往呢?

很可能,至少据我来看,Hikari在许多课上都是一个人坐,一个人组队的。当然他有自己的朋友,我在楼下也碰到过他许多次,但我总觉得他跟我一样,觉得这个世界有点麻烦。

我觉得这就是“路人女主”的感觉,而且我比他们更像是“路人女主”,还多了一点内向和丧。

有时候我会被拉着去聚餐,但很少会积极地融入进去。大一的时候我还算是比较活跃,但大二之后就基本上很少展露自己的心境了。这几年来我最畅所欲言的对象还是作为女朋友的小嘟,和晨跑小组的Ame他们。所以聚餐或者聚会的时候,我还是默默地做着自己的隐形人。轻声细语地讲话,默默地倾听,在心里演练着对话,觉得餐桌上,或是面前的人,又蠢又萌。

我不知道其他人,尤其是那两个人会不会和我有一样的想法。我自己觉得这种心境不太好,但也说不上坏。至少我觉得没有哪一个像我这样的“宅”本性是坏的。

放假十多天,我身边的同学陆陆续续参加工作,整个小城也剩不下几个可以畅所欲言的同学。下半年要读研究生的我,在家里准备CPA考试。书没学进去多少,动漫倒是看得挺多。跟Luchenyi陪玩的任务全丢给Ame了,我嘛,继续当一个“路人女主”好了。

毕业典礼前夕,我受班长Lulu的嘱托,将所有学位评定表送到敏知楼办公室,那也是我第一次知道原来我们班有47个人。我只知道Baku他们还留在南京,以后说不定还能再见到,大部分人都成为了一生的过客。

希望有一天,大家都成了主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