锭锭的奇幻之旅 一

发布于 2018-01-15  88 次阅读


1

从病床上醒来的时候,锭锭痛苦地揉了揉脑袋,他尽力去回想住院前发生的事情,但是却没有任何的印象,集中精力才勉强把自己的目光聚集在一点,使自己的视线不那么模糊。这个时候,他才看见病床旁正在吃橙子的男人。

“锦鹏?”

锭锭认出了他,感觉找回了一点记忆,这个平日里gay里gay气的男人是他合租在校外的同学,和那些爱在宿舍玩游戏看小视频的当代大学生没有什么不同。

“你醒了啊,刚刚谷楠来看你了,给你带了点水果,不过你一直躺着,想是无福消受了,我就替你解决解决咯。”

谷楠是谁来着?哦对了,是班上一位可爱的女生,因为莫名其妙的原因结识了锦鹏他们,然后就一直一起玩玩手机游戏,也会一起占座上课什么的,什么时候谷楠和自己的关系已经好到可以来看病了吗?

锭锭没法集中精力去多想,头太痛了,而且疑问太多了。最最直接的是,为什么自己会躺在医院里,而且还失去了那么多记忆。

“锦鹏,给我个橙子冷静冷静。”他低头皱眉思索着,同时头也不抬地说出这句话,当然是对他那个正在吃水果的无良舍友说的。但是,却没有得到回应。他抬头看了看,见到的光景绝对能把他吊的隔夜的葡萄糖给吐出来。

婀娜的舍友正在用一种极妩媚的姿势褪去他自己身体上覆盖的衣物,等只剩一条遮羞的短裤时,缓缓地向病床走来,他蜜汁脸红配上那一脸痴汉相,锭锭仿佛都能听到重重的喘息。

“你这基佬,想干什么,我还在病床上躺着呢!”

“你说这话的意思~不在病床上就可以咯?”

“滚开啊!别过来!”

“锭锭~来~嘛~”


呃!啊!!

突然从病床上惊醒,差点扯掉手背上连着葡萄糖的滞留针。环视一下周围:病床,基佬锦鹏,水果篮,吊瓶,自己确实住院了。从轻微的脑震荡和半身不遂来看,失去意识前确实出了车祸。

“锦鹏,你带的果篮?”

“谷楠送的。”

“果然。”

“什么果然?”

锭锭没有去回答他。看来沉睡的这段时间,潜意识还是在运作的,刚才那个恶心的梦,有一大半还是符合实际的——等等,符合逻辑,那锦鹏不会真的对自己——太恶心了,还是不要去多想。

“你一直陪着我?”

“没有,我刚来,之前谷楠送果篮给你,顺便在这里守了半天,”他的表情突然变得诡异而猥琐,“你知道不,我刚进来的时候没敲门,我看见她趴在你的床头不知道干啥,也不知道她有没有看见我,还顺势偷偷亲了你一下,没看出来啊……艳福不浅啊锭锭!”

锭锭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,突然又很懊恼,为啥自己那时候没有意识,没意识就算了,梦里还是那种恶心的不像话的gv情节。

“话说回来,你这次出车祸也很诡异,博士认为和最近江州频繁发生的案件脱不了干系。”

锭锭心里也有这样的想法,但是疑问也不少。第一,最近频繁遇害或者失踪的人都是二十岁左右的女性,有几个就是他们神华大学的学生,还有些是隔壁工大的,社会上的女性倒是不多,更加没有听过男人遇害的,难道偏偏这么巧到第十几起才有男人遇害?还是说之前有遗漏的案件?第二,受害者从来都是以极其诡异的方式失踪,或者是非常隐秘地被杀害,每次都只有一名受害者,从来不会有多余的人卷进去,这次怎么会堂而皇之的截持一辆公交车来撞自己呢?

“对了,锦鹏,失控的公交车怎么样了?”

“警方调查过了,出事的时候车上除了司机就没有其他人了。”

“司机呢?司机怎么样了?”

锦鹏无奈的摇了摇头。想来也是,司机这样的小角色肯定不会是幕后黑手,要不是被催眠了,要不就是被下了什么暗示,反正肯定是在精神游离之下撞到了自己,说实话,看到一辆飞驰的D7闯过红灯撞向自己的时候,锭锭还以为肯定活不成了,没想到还有醒过来的一天。

“总之,这件事留给警方去调查吧,你都躺了快三天了,积攒下那么多作业,还有博士一直等着你去帮忙,还想让你保研来着呢。”

三天…吗,没想到自己睡了这么久,是该回去帮夏文那个吸血鬼博士了,虽然整天把自己当成免费苦力想榨干剩余价值,但至少还能保研,不过这次车祸还是得留意留意。

“锦鹏,能帮我去找一下当晚的录像带吗?”

“你也太刁难我了吧,我哪有那么大本事。”

“哎呀,你不是熟悉揣钱的流程的嘛,对那些普通民警意思意思就行咯?”

“别逗我了,这可不是揣点钱就能解决的,况且资料都被刑警控制了,根本不是民警管的事情。我这点钱,付个医药费还行,你那个忙我帮不了。”

“等等,你最后一句说什么?”

“你那个忙我帮不了。”

“前面一句。”

“呃…我忘了…是啥来着?”

“别扯了,好兄弟,等我出了院一定好好报答你,谢谢了啊!”

“你个混蛋,又坑我。”


2

走到竟东的时候还是下午,得益于环拥神华大学的老山,五月底的天气只是稍微有点热,夏蝉早早地叫着,仿佛预知到即将到来的灼热的夏天不会给它一秒哀嚎的机会。

身体还没完全恢复,锭锭就要求出院了,一方面实在是受不了医院里面消毒水的那种充满寒气的气味,一方面也是为锦鹏省点钱,毕竟花人家的钱还是不能太过分的。

刚回到学校,就接到了夏文的紧急通知,让锭锭和锦鹏到竟慧东楼的办公室去。夏文是个年轻的博士,去年刚刚拿到教授职称,刚好又带着本校法学院的研究生,他好像特别看好锭锭,从年初的时候开班认识锭锭的时候就一直特别关照他,像是直接要拉锭锭做研究生的样子。不过这之前锦鹏和锭锭对夏文却没有多大印象,除了听说“一个年轻博士娶了一位特别漂亮的妻子”这样的消息之外,一点都不清楚他的来历。

锭锭试着把还没完全恢复的左手握成拳头,再放开,轻轻抬起左腿放到台阶上,一级一级地往上爬。

在夏文的独立办公室里,有四个人在等他。

“这栋教学楼竟然连个电梯都没有,你们真的是疯了,让一个快半身不遂的人爬到五楼?”刚进办公室,还没来得及喝口水,锭锭就直接开启了吐槽模式。

夏文站在办公桌的旁边,还是那张扑克脸,在他板着的脸上总是隐隐浮现着一丝笑容,这让他看起来分外地欠揍。椅子上的少女顽皮地来回踢腿,一脸猥琐相的小哥正坐在访客用的沙发上逗着她,不用说也知道,可爱的少女就是一直和他们一起玩的谷楠,而有点沙发上的小哥正是锦鹏。除了他们三个人之外,靠在窗前抽烟的男人更加引人注目。

毫无疑问,办公室是禁烟的,虽然夏文有的时候也偷偷抽上几口,不过那是在躲在厕所里,掐灭的烟蒂也会直接从马桶冲走,所以办公桌上连一只烟灰缸都没有。而眼前的这个男人竟然肆无忌惮地吞云吐雾,任凭烟灰落在木质地板上,博士也丝毫没有阻止的意思。

等他缓缓转过头的时候,锭锭和锦鹏都差点惊掉了下巴。

“劢炜!”

眼前的这个男人,居然是两年前失踪的舍友!大一时候做了一年的班长,而后突然退学失踪的神秘男人,竟然又出现在了锭锭的眼前。之前几年他都去哪了?锭锭无从得知,但现在他回来了,这是最好的,尽管锭锭早已从503搬出来了,不过在他的心中始终有着这位令人敬佩的舍长。

“锭锭,我回来了。”

“欢迎回来。”锦鹏和锭锭同时说。

“好了好了,今天不是叙旧的日子,”博士放下手中端着的杯子,“我跟教务处通过气了,你们几个期末成绩会全优通过,所以你们这学期都不用上学了。”

“什么?!”少男少女们凝滞了。

劢炜推了推眼镜,黑框后他深邃的眼眸愈发深邃:“就是这样,锭锭,锦鹏,还有这位美女,欢迎加入江州神秘事件探案组。”